• <optgroup id="wm2co"></optgroup>
  • <u id="wm2co"><td id="wm2co"></td></u>
  • <tt id="wm2co"><blockquote id="wm2co"></blockquote></tt>
    在線課程 公會掛靠 優質招聘 行業資訊 精英求職 優質主播 直播資源 帶貨榜 意見反饋
    峰會 | 無憂傳媒創始人兼CEO雷彬藝聚焦現有業務,暫停拓展其他業務
    • 峰會;行業;電商
    王小紅
    2個月前
    網紅行業第一垂直媒體

    近一年來,直播繼續呈現爆發式增長,完成了從早期的娛樂秀場、電子競技向泛娛樂全行業的拓展,并呈現向生活方式、在線教育等方向快速拓展的趨勢。

    作為行業的頭部選手,從2016年成立之初,無憂傳媒就一直活躍于抖音和微博等平臺,旗下擁有多余和毛毛姐、大狼狗鄭建鵬&言真夫婦、劉思瑤、溫精靈等頭部直播短視頻紅人。

    5月18日,無憂傳媒創始人兼CEO無憂傳媒雷彬藝出席上海峰會,帶來了《優秀達人的孵化與電商變現案例分析》的主題演講,拆解超級爆款“大狼狗鄭建鵬&言真夫婦”億級流量銷量背后的方法論。

    以下是無憂傳媒創始人及CEO雷彬藝在上海峰會的主題演講整理
    ——


    大家都在談直播帶貨,那么娛樂主播是不是沒有價值?作為機構來說,要不要換平臺?主播要不要換平臺?怎么面對這個事?娛樂直播還要做嗎?


    娛樂直播肯定值得做,我2014、2015年在YY參加YY年會,驚訝的發現,從YY娛樂誕生開始,它每年的營收都在翻倍增長。


    離開YY之后,整個行業看似所有平臺營收增長遇到了瓶頸,但是放眼來看,娛樂直播一直在高速增長,而去年娛樂直播有1900億的市場體量。


    01

    精細化運營


    早年只要招了主播、盯著主播開播就行了。但直播從野蠻生長到進入精細化運營的時代,如今各個平臺對機構有了考核任務,這也造就大家需要沉下心來運營。


    公會在運營上也有很多種選擇。比如在平臺的選擇,有的機構主做抖音平臺,重點做一個大主播,讓他帶小主播,營收不錯。大營收主播占到收入的80%,這樣的運營方式也十分健康。


    腰部主播則根據自己的特色,選擇適合的平臺深耕去做,顯然,精細化運營時代已經到了。


    現在面臨的市場越來越大。比如有些娛樂直播就會做導游,介紹故宮、麗江的風景,在線人數挺高,這說明得到了觀眾的認可。


    很多娛樂直播的主播從室內直播轉到室外播,我們發現在線流量比室內播高得多,大家對于娛樂直播的想象空間,可以把市場拓得更開一些。這種在線顯示的是用戶、觀眾對內容和直播形式的認可。


    算法時代提供了很多的機會,原來主播的內容選定是因為編輯推薦。而到了算法時代,除了編輯權重的引導,更重要是觀眾的選擇,這給更多人更多的機會。


    從線下公會的角度講,一部分人會覺得平臺考核任務很多,但是線下提供深度的運營,我就能賺到可取的利潤。


    舉個簡單的例子,千一是舞蹈主播,我們做過很多嘗試。包括她參加平臺直播的選秀,順利成為“無限少女”的成團。前段時間她到公園直播,原來有一千人氣就算不錯,第一次線下直播,人氣直接升到一萬。


    在接下來的VR時代,戶外、線下會給我們更大的空間。我覺得每個主播都應該選擇適合自己的平臺,而機構選擇適合自己的賽道和內容方向去做。


    02

    是更換平臺還是更改路線


    說到換平臺,包括內部也存在某些主播之前在A平臺,現在換到B平臺。每個平臺都在努力地拓展自己的發展方向,并不一定非得換平臺,我覺得未來的階段,多平臺獲取自己的曝光機會還是必要的。


    像劉思瑤,2017年簽過來做主播,之前只是娛樂主播,算是中游。短視頻出來之后,安排她去拍短視頻,漲到100萬粉絲,后來在兩個月內漲到了1200多萬粉絲,她現在在抖音也成了引領者的角色。


    之前明星、藝人群體、網紅群體,觀眾會有鄙視鏈存在,是因為不了解、不熟悉,但現在都在融合了。去年很多明星直播帶貨和做短視頻,我認為網紅和明星未來的界線越來越模糊。


    以張欣堯為例,他之前是短視頻達人,現在想轉型做藝人。但如果他按照傳統的藝人打造,前期他自己要經歷很長的奮斗,而這對公司來,前期也做了不確定的投入。所以我覺得互聯網試播短視頻是未來孵化明星、藝人,或者大流量的網紅的一個很好的臺階。


    讓他們在成長過程中一邊掙錢,一邊提升,賺了錢之后把老家也蓋了房子,家里面有了錢,再追尋大舞臺的夢想。


    建鵬最開始是一個歌手、藝人,后來簽我們的時候在抖音有一百多萬粉絲。他線下也有很多商業演出,不好平衡線上的關系。你想在一個領域成功,階段性地專注和堅持還是很重要的。所以后來我們決定讓他把精力放在線上短視頻,跟團隊一起摸索。


    他后來向電商轉型也遇到了問題。2019年下半年開始,他把電商作為主要發展的方向;2020年8月份,面臨一個月短視頻數據很好,廣告上一個月接20條的情況下,可能要精力上、收入上都要放棄收益,去轉型,所以我覺得轉型很難。


    包括現在我也在思考,對公司來說,要做A業務、B業務,兩者屬性不一樣,要求能力不一樣,甚至會涉及到取舍,這個對于達人來說也一樣,對公司來說也一樣。


    03

    無憂和行業的未來


    作為無憂來說,目前算不錯,第一步做了娛樂直播,做得還算可以,后來在2018年開始做短視頻、達人孵化,在抖音也算做得還可以,2019年重點做電商,2020年在電商領域取得了小成績。


    我們一直在想,過程中不斷地擴,我們還有很多其他的業務,包括之前也在孵化游戲的IP,還有明星項目,我們經過了四年下來,整個大的環境需要大家關注和沉下心來精細化運營,所以當下也做了很多的調整,做了一些精簡。


    整個游戲業務、游戲主播孵化忍痛割掉,因為沒有合適的團隊做,自身核心團隊精力有限,包括明星團隊,也涉及到接下來公司管理、提效,這是很大的問題,所以今年按下了自身業務拓展大的暫停鍵。


    整個大環境要求更精細化運營,對大家也是一樣的,如何提高效率,如何做自己擅長的板塊,在新的業務拓展方面稍微緩一點,我覺得也許會有共識。


    總體來說,進入這個行業還是比較幸運,小有小的做法,大有大的做法,只要踏踏實實做,在這個行業一定會獲得比較好的回報。


    去年疫情,直播、短視頻在經濟體發揮了重大的作用,也獲得了政府的認可。這種情況下,大家應該更有信心、更積極地面向時代,選好自己擅長的板塊和領域去做。


    - E N D -


    熱門文章

    評論

    精彩評論(0)
    暫無評論